• 1538閱讀
    • 4回復

    圓娥嫂(摩羅) [復制鏈接]

   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     
    發帖
    143
    積分
    1467
    貢獻值
    31
    都幣
    0
    在線時長: 8小時
    注冊時間: 2018-07-20
    我的老家
    縣城(都昌鎮)

    圓娥嫂
    摩羅
    這幾年我為村里人拍過不少照片,大多是在村子里瞎轉悠,隨機拍下的。我每次從北京啟程回家之前,必有一件拖延了幾個月的事需得趕緊處理,那就是到洗印店洗照片,好帶回村里分給大家。
    按照我對圓娥嫂的敬重,我應該首先給她拍照片。而且,這些年我無數次從她家門口經過,她經常拿把椅子坐在門檻邊上。很多次我懷揣著相機,到村西頭給別人拍照,路過她門口,少不了跟她打個招呼,有時還寒暄幾句。我卻沒有一次端起相機,給她留個影。
    有一次我專門拿上攝像機,到她家拍攝她的外孫,因為她的外孫胸腔發育不正常,我想錄下來,到北京放給醫生看看,咨詢一下病情。這時我也沒有給圓娥嫂攝下一個鏡頭。
    為什么?
    這個兩頰塌陷、臉色蠟黃、頭發憔悴、病病歪歪的圓娥嫂,跟以前的反差太大了。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圓娥嫂。我所喜歡的圓娥嫂,是那個圓潤的、強健的、甚至有幾分壯碩的能干女人。
    圓娥嫂是篾匠爺爺家里人。篾匠爺爺膝下無兒,將外孫接到家里來接續香火,他外孫綽號叫猴精,改姓成為孫子,成年之后從謝陽山村娶來圓娥嫂。圓娥嫂姓程,娘家離我們村三里路。
    篾匠爺爺是我父親的知心朋友,常到我家串門,我見到他一家人都覺得特別親熱。
    圓娥嫂是那種心地善良、特別為他人著想的人,跟我母親很相投。小時候坐在煤油燈下吃晚飯時,常聽父親母親夸贊圓娥嫂的人品,所以,圓娥嫂在我心中的地位,非同一般。
    圓娥嫂身體特別好,身板圓潤結實,無論干農活干家務,都是一把好手。她為人實在,干活總是十分賣力,生產隊里誰都愿意跟她搭伙干活。
    砍柴的時候,她挑的柴就像兩座小山。小山一閃一閃往村里移動,人的身子和臉都給柴捆擋住,你以為那是村里最強壯的男人。走近來才會發現,挑柴的是圓娥嫂。
    割稻子的時候,打谷子的時候,挑牛糞的時候,干任何農活的時候,她 都像男人一樣,虎虎生風。
    我大約十來歲那年,一大早到田畈里撿稻穗,遠遠近近的稻田里到處是村里人在打谷子。那一天圓娥嫂竟然一個人在禾斛邊干活。她抱一些稻把放在禾斛邊,雙手抓住一小把,高高地向右肩掄起,那沉甸甸的穗子快要蹭著她屁股的時候,她雙手迅速地下壓,越過胸前一直壓到腰腹部,那一團稻穗從她肩頭翻過去,重重地摔打在禾斛板上,發出放銃一樣高亢響亮的“砰砰”聲。她身體的壯健、動作的猛烈強勁、神情的堅毅,都給我留下了終生不忘的印象。
    禾斛上打谷子的聲音,穿透力特別強,隔壟隔畈聽得見,有時候隔著山林還能聽見。因為那聲音是用一個人全部的肌肉、筋骨、血汗送出去的。
    通常只有男人的肌肉、筋骨、血汗才有這樣的分量,才能將那禾斛板打出那么雄壯威風的聲音。圓娥嫂的力氣不亞于男人,才敢于獨自對付一個龐大的禾斛。
    禾斛是四方形,至少可以容納四個人同時打谷。我念中學時,暑假里曾跟村里的男勞力一起圍著禾斛打谷子。分田到戶之后,父親帶著我們兄弟一起用過禾斛。干這么累的活,最需要搭檔,彼此助長干活的興頭。像圓娥嫂這樣獨自用禾斛,那只能越干越累。
    可是那個早上我沒見出圓娥嫂有一點累的樣子。大家紛紛收工回家的時候,圓娥嫂也停下來。她將禾斛里的谷子裝滿兩籮,獨自挑回村里的曬谷場。扁擔在她肩上一閃一閃,她那大步流星的身姿,活像一個男人。在我心中,她就是一座累不跨的鐵塔。
    干活麻利的人,通常身體精干、線條明快,可是圓娥嫂偏偏長得珠圓玉潤,臉部和身材的線條都特別柔潤豐腴,無論對誰都是笑洋洋的樣子,兩個酒窩閃爍著友好與善良。她說話嗓門大,中氣足,聲音穿透力很強,老遠就能聽見?墒撬龔牟怀隹傷人,句句與人為善。在我的見識中,要尋找一個身軀壯碩、臉龐紅潤、力氣出眾的強壯的勞動婦女形象,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她。她不但強健,而且性格開朗、心態陽光。
    在生產隊干活的時候,我母親經常跟圓娥嫂做搭檔。她們關系親密,都是干活賣力的誠實人,好打伙。我母親比圓娥嫂年紀大,勞力也不強,圓娥嫂總是有意關照我母親。
    圓娥嫂子女多,她結扎的時候已有四個子女,結扎以后還生了兩個孩子,人家都夸她福氣好?墒丘B大這么多子女,得吃多少苦。猴精似乎不是一個強壯勞力,圓娥嫂家里家外就承擔得特別多。對老人家的伺候和護理,也頗為盡忠盡孝。
    那是剛分責任田不久,雙搶的季節,我們父子兄弟都在田里打谷子。半下午的時候,茶水喝完了,父親派我回家取茶。我用桔子粉泡了一壺果珍,這桔子粉是從縣城買來的,在村里算是新鮮貨。我拎著茶壺剛出門,走到塘壩上,圓娥嫂在身后喊住我,遠遠送過話來:聽說你家買了桔子粉,讓我嘗嘗。我于是等著她肩挑一擔空谷籮走過來,倒了一杯果珍給她喝。她連連稱贊。
    村里人一般不會主動要吃別人的東西,像圓娥嫂這樣謙讓的人尤其不會。她主動向我要喝果珍,說明她把我們一家看得很親,一點也不見外。
    有一年父母來北京看我,說圓娥嫂病得不成樣子,瘦得只剩下個人形。醫生讓她多吃白木耳,父母就從北京給她買了點白木耳。
    后來我回家探親,看見圓娥嫂坐在門檻里邊的椅子上,面朝大路,一副大病初愈的樣子。那一瞬我的感覺很別扭,因為跟我說話的圓娥嫂完全是另一個人。圓潤的腮幫子癟下去了,不見紅潤只見黝黑,頭發憔悴而且蓬亂,說話有點氣短。單從那頭發,就能一眼看出這是個病人,這在我似乎是第一次。
    我仔細詢問她的病情,但是她無法說清,似乎醫生也沒提供一個說法。她說感覺呼吸很累,老是一口氣上不來。若是吃了白木耳,喘氣就好一些。
    在我腦子里,這副憔悴病弱的形象,跟那個豐潤、強健、陽光的形象老是打架。每次都是昔日的強健形象打贏。我非常自信地認為,她的病是暫時的,等她的病好了,她一定還會恢復那副珠圓玉潤的模樣。
    我這種信心太強大了。當我再一次到村里探親時,我看見圓娥嫂還是那么黝黑的瘦臉、蓬亂而憔悴的頭發,我感到頗為驚訝。她的病情為什么沒有好轉?身體和形象為什么沒有恢復原樣?我沒想過我的期待是不是有依據,只是覺得也許時機還不成熟。
    此后我回村里許多次,每次見到圓娥嫂,都是那個瘦弱的病人。有時候還見她頭扎一條毛巾,說是經常頭痛。
    我心底一直拒絕接納這個病人,我總是相信這只是暫時現象,我相信她一定會恢復到那副珠圓玉潤的樣子。
    直到知悉她的噩耗,我才醒悟過來,我的固執已經走火入魔。所有人都知道她得的是長病,生病已經是她的日常生活。只有我這么愚蠢,還認為圓娥嫂會以強壯、陽光的形象重新站起來。
    有一次跟母親通電話,聽說圓娥嫂腦子里長了瘤子,在縣醫院檢查出來的,檢查定了她就回家了。
    這個噩耗驚醒了我的夢。
    我問是良性的還是惡性的,母親分不清這些,我沒多問。
    我問圓娥嫂的六個子女都怎么樣,母親說都在外邊打工,勉強混口飯吃,沒有一個掙到錢的。
    后來回家探親的時候,走到圓娥嫂門口,我知道再也看不見圓娥嫂了,但我還是癡癡地朝里屋張望。恰好遇見猴精從房間走到廳堂里,我們就這樣隔著門檻交談起來。他說,圓娥嫂最后就是痛死的,成天痛得嗷嗷叫,吃多少止痛片都沒用。
    我沒有追問究竟是良性腫瘤還是惡性的,若是問出良性的,反倒增加我的感慨,和猴精的凄涼。對于圓娥嫂來說,良性惡性都一樣,都是不治之癥,沒必要區分。
    我在少年時期,嘗夠了勞動的艱辛?墒窃趫A娥嫂這里,我發現勞動是美的,勞動女性也是美的。生活中只有她給了我這樣的理解。
    勞動無法累死她,無法摧折她。但是,世上摧人的東西很多,遇到任何一種,都是個完。
    我沒有跨進門檻跟猴精細聊。他不知道我多年以來期待圓娥嫂康復的頑固心愿,他不知道我不愿意為圓娥嫂拍攝病弱照片的這種微妙心理。(摘自《我的村我的山》)


    來自:都昌在線Android客戶端

    冰點還原精靈官方網站
     

    發帖
    2504
    積分
    12103
    貢獻值
    225
    都幣
    0
    在線時長: 170小時
    注冊時間: 2012-12-16
    我的老家
    土塘鎮
    只看該作者 沙發  發表于: 10-08
    .讀過這本書,很真實的記錄了,當年農村里里狀況

    來自:都昌在線Android客戶端


    發帖
    3495
    積分
    19295
    貢獻值
    3
    都幣
    0
    在線時長: 314小時
    注冊時間: 2013-09-01
    我的老家
    土塘鎮
    只看該作者 板凳  發表于: 10-09
    勞動無法累死她,無法摧折她。

    發帖
    1704
    積分
    6388
    貢獻值
    3
    都幣
    0
    在線時長: 288小時
    注冊時間: 2009-09-18
    我的老家
    縣城(都昌鎮)
    只看該作者 地板  發表于: 10-09
    真實的場景。樸實的七八十年代的農村寫照。

    發帖
    8353
    積分
    11643
    貢獻值
    164
    都幣
    0
    在線時長: 835小時
    注冊時間: 2012-01-28
    我的老家
    縣城(都昌鎮)
    只看該作者 地下室  發表于: 10-10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世上只有病死人,沒有累死人。-----重病返貧的家庭度日如年。
    快速回復
    限100 字節
    如果您提交過一次失敗了,可以用”恢復數據”來恢復帖子內容
     
    上一個 下一個
        湘潭| 双鸭山| 七台河| 金华| 昌吉| 石嘴山| 张家口| 牡丹江| 铜陵| 廊坊| 鹤岗| 诸城| 嘉善| 广饶| 芜湖| 毕节| 郴州| 眉山| 咸阳| 河南郑州| 肇庆| 淮安| 上饶| 陕西西安| 锡林郭勒| 澄迈| 凉山| 湛江| 河北石家庄| 舟山| 五家渠| 东台| 包头| 靖江| 常州| 临夏| 周口| 贵州贵阳| 保亭| 无锡| 巴中| 通辽| 吴忠| 迪庆| 玉溪| 黄山| 漳州| 果洛| 建湖| 乌兰察布| 枣庄| 自贡| 沛县| 平潭| 招远| 莆田| 阿拉尔| 东营| 滨州| 保亭| 烟台| 西双版纳| 乐清| 偃师| 曹县| 海门| 单县| 海门| 景德镇| 广州| 常州| 双鸭山| 余姚| 石河子| 桐城| 普洱| 偃师| 海丰| 通辽| 如东| 昆山| 云南昆明| 聊城| 三沙| 营口| 库尔勒| 日土| 包头| 商洛| 遂宁| 喀什| 扬中| 新泰| 安阳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灌南| 镇江| 图木舒克| 蚌埠| 桂林| 三门峡| 眉山| 嘉兴| 百色| 嘉善| 资阳| 玉溪| 余姚| 马鞍山| 漯河| 禹州| 辽源| 莱州| 梅州| 盐城| 海南海口| 湘潭| 绍兴| 启东| 阜新| 沧州| 偃师| 日土| 楚雄| 普洱| 陵水| 焦作| 乐清| 赵县| 阿拉善盟| 锦州| 晋城| 石河子| 鹤壁| 黔南| 渭南| 揭阳| 蚌埠| 漯河| 五家渠| 赤峰| 柳州| 海宁| 白沙| 乳山| 晋城| 平潭| 天水| 宁夏银川| 宜昌| 如皋| 池州| 临沂| 涿州| 海南| 潜江| 沧州| 台州| 泗洪| 巴中| 广州| 石河子| 招远| 临沂| 甘南| 咸阳| 七台河| 宁国| 无锡| 台北| 丽水| 莱州| 临沧| 寿光| 滨州| 佛山| 南京| 泰州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泉州| 海南海口| 桐乡| 梅州| 绍兴| 漯河| 台北| 泗阳| 台南| 亳州| 温岭| 遂宁| 新乡| 牡丹江| 宿州| 烟台| 诸暨| 随州| 溧阳| 海拉尔| 林芝| 怀化| 东台| 新余| 鄂州| 江苏苏州| 乌海| 秦皇岛| 寿光| 铁岭| 红河| 呼伦贝尔| 普洱| 贵州贵阳| 永州| 丽水| 延安| 锡林郭勒| 五家渠| 江门| 甘南| 安吉| 宜昌| 宝应县| 保定| 珠海| 大庆| 赣州| 海南海口| 亳州| 诸城| 汝州| 攀枝花| 苍南| 项城| 张家口| 吴忠| 临沂| 呼伦贝尔| 亳州| 靖江| 娄底| 赤峰| 桓台| 清徐| 阳江| 招远| 儋州| 阿勒泰| 临夏| 金华| 昌吉| 定州| 遂宁| 武安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河北石家庄| 清远| 章丘| 泰兴| 葫芦岛| 东台| 红河| 广州| 衢州| 荆门| 永康| 甘南| 临沧| 营口| 伊春| 滕州| 邵阳| 淄博| 甘孜| 和田| 山西太原| 黔西南| 济源| 汝州| 巴音郭楞| 开封| 正定| 焦作| 抚州| 邵阳| 海丰| 东海| 台州| 西双版纳| 威海| 邯郸| 涿州| 克孜勒苏| 果洛| 涿州| 普洱| 黄冈| 香港香港| 衡水| 苍南|